一夜暴富身价千亿的煤老板们,现在都怎么样了?

来源:快刀财经(ID:kuaidaocaijing)

作者:DC金克丝

时代的风口总是一阵一阵,站在风口上起飞的“猪”也是换了一波又一波。

时光回到2002年,那一年,在风口上起飞的那群人,有一个特殊的称谓——“煤老板?#34180;?/strong>

2002年之前,煤炭还是一门辛苦且收入微薄的生意,只有别无选择的家庭才会干这行糊口。 

风水轮流转,随着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,煤炭价格瞬间飙升,煤矿主一夜之间都变成了亿万富翁。

“穿着皮尔卡丹吐痰,开着?#36864;?#33713;斯闯灯?#20445;?#21508;种羡慕、讥讽、质疑也如潮水般朝涌向这群被金蛋砸中的人。

“疯狂的煤炭”现象?#20013;?#23558;近6年,造就了很多一夜暴富的故事。直到08年国家宣布煤炭改制重组,私人煤矿被收归国有,煤老板的神话就此终结。

他们成了中国经?#23391;?#32791;式增长最后的落日余晖。

带着巨额财富抽身退场的煤老板们,从此散落于江湖。

?#39069;?#20837;狱、批量买房、睡女演?#34180;?#29486;身国学......十多年过去了,他们的故事,一个比一个魔幻。

01

第一类:影视房产“转圈圈”

据说,祖籍山西的导演?#32456;量?#26377;过这样的遭遇:

2009年,?#32456;量?#20301;于北京的传媒公?#23601;?#28982;涌来了很多老乡,基本都是煤老板,他们着急地嚷嚷:“咋弄啊?现在不让办矿了,手里的现金怎么花?”其中有一个煤老板最年轻,家底薄:

“额的钱不多,只有3个亿。”

?#32456;量?#32473;老乡们解释了很多票房分账等影视投资知识,老乡们愣是没听懂。但觉得老贾说的肯定没问题,心里一拍板:“行了,额就干这个了!”

2009年之后,大批煤老板涌入影视圈。

他们也没啥文艺梦,只想挣?#24867;?#38065;?#25442;?#32773;带资进组,把小女友塞进去,博美人一笑?#25442;?#32773;找女演员吃饭,发展发展感情。

曾有一个煤矿矿主?#22812;?#39321;港导演彭浩翔,说可以投资一部电影。

“你替我拍一个艺术电影,一定要去电影节走红地毯。最主要电影一定要有我女朋友,可以让她走红地毯。你拍什么?#20063;?#31649;,只要?#26790;?#30340;女朋友当女主角。”

彭浩翔最终没接受煤老板的邀约,倒是山西走出来的导演宁浩很“仗义?#34180;?/p>

2012年,他拍了一部《黄金大劫案?#32602;?#38518;虹、范?#21834;?#38647;佳音......大腕云集,诸多名人里却混了一张十八线女星的面孔,后来媒体曝出,这个十八线女星,正是山西某个煤老板的女朋?#36873;?/p>

最广为人知的或许就是女煤老板丁书苗,她眼都不眨地投了5000万给李少红拍新版《红楼梦?#32602;?#25454;说还曾带着姑娘们出席酒局。

虽然这部电视剧最后被骂?#29028;?#24808;,但还是要?#34892;?#19969;老板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发展作出的贡献。

除了进军影视圈儿,大多数煤老板选择了一套接一套地买房。他们通常只对两三百平米的大户型?#34892;?#36259;,而且一买就是十几套。

据说,有位煤老板到北京买房,销售给他推荐望京的房子,结果煤老板两眼一瞪:“以前在山西的时候我望着北京,现在我人已经在北京了,怎么还让我望京?”

他理想中的房子是在长安街,推开窗就能看到车水马龙人流涌动,最后,他在三环内买了一整套单元楼,这样老家有人来走亲戚,也有个去处。

“也不是为了啥,就是为了打麻将能有熟人凑一桌。”

既然要买房,海南的房子怎么少得了?

闲时去三亚的别墅度个假,为了方便得在当地配辆车。但是这车牌可有讲究,不能用三亚的,因为三亚车牌是“琼B?#20445;?#31351;逼......不吉利,得上贵阳的,“贵A?#20445;?#22823;吉大利。

不得不说,买房即正义。

有一个煤老板在各行各道儿摸索了很多年,反倒是刚来北京时买的房子增值了不少:“也不太多,现在市值大概四五个亿。”

?#36824;?#20182;一?#24867;?#37117;高?#30636;?#36215;来:

“这种钱赚起来,脸上实在没有骄傲的资本。你做一个?#23548;?#30340;生意,?#36864;?#21482;赚一千万,也是个有意思的事。买房?#36864;?#36186;几个亿,又有什么意思?”

02

第二类:将转型进行到底

也有不甘心“躺着赚钱”的煤老板。

他们想要颠覆外界对煤老板的刻板印象:文化水平较低、没啥内涵、靠着挖煤成了土豪的“土包子?#34180;?/strong>

一?#25442;?#22995;的煤老板来到北京后,没有选择热闹的长安街,相反,他把房子买在了清华大学周围的华清嘉园,有事没事就去清华蹭课。

曾经,他手?#31449;?#39069;财富,也是个江湖浪子,把除了吸毒犯罪之外的坏事都做了一遍,落得妻离子散。

那时候他才明白,如果没有足够的阅历?#25237;?#24615;,太多的钱也是灾?#36873;?/p>

在清华接受了很久的熏陶,黄老板想做?#26696;嘸丁?#30340;生意。他本想开几家烤鱼店,但觉得看起来?#36824;?#39640;级,遂搁置了。后来,在五道口的酒吧里,有人告诉他,一个?#22411;?#20852;的小伙子在做一个叫?#21171;?#30340;团?#21644;?#31449;,问他有没有兴趣投资。

黄老板来了兴致,他打听了团购业务模式,转念一想,这不跟挖煤差不多嘛,成交一单收一单的钱,这么简单,我也能干。

说干就干,阿?#23601;?#23601;此成立。只要有钱,什么人才都能招揽到,阿?#23601;?#19968;开始的路顺风顺水,巅峰时?#36538;?#33267;有人愿意出3000万收购。

但事情越来越不对劲,黄老板发现,竞争对手越来越多,且都开始烧钱打价格战,几乎每一单都是赔本买卖,他?#30475;?#25163;抖签一单,都是亏损。

直到王兴新拿了5000万美元融资的消息传来,黄老板才承认,?#32422;?#20877;有钱,也玩?#36824;?#36164;本。

“我煤老板再有钱,也不能有钱过华尔街吧。”

他随即关闭了阿?#23601;牛?#22312;这个创业公司运营的14个月里,总共烧掉了2500多万真金白银。

黄老板认命了,他不属于互联网时代,也没有互联网创业的基因,遂回山西做回了最熟悉的老本行——煤炭贸易。

如果说黄老板转型失败的代价只是亏了一?#26159;?#20911;老板则是把全部都搭进去了。

冯老板是个“文人?#20445;?#29028;炭改制后,无所事事的他?#32676;?#25253;读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班和北大国学班,说话?#19981;?#29992;古语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#34180;ⅰ?#22825;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

之后,冯老板一头扎进了旅?#25105;擔?#25226;全部身家两个多亿全部投入了山西大同乌龙峡风景区的开发建设。

他说,?#32422;?#21644;其他?#25442;?#25366;煤的煤老板不一样,“我要做个有文化的商人。”

冯老板眼里,乌龙峡不是个普通景区,而是“?#25925;?#23398;识思想的福地?#20445;?#33457;多少钱都值得。周围人都觉得他疯了,老婆把他直接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在精神病?#28023;?#20911;老板老是被打各种针,?#21051;?#26127;昏?#33080;粒?#28165;醒时他就跑出去。后来,他学聪明了,“威?#30149;?#23567;护士们:

“给我听着,老子以前是挖煤的,黑白两道我都认识,你再给我打针,?#39029;?#21435;之后弄死你!”

现在,冯老板已经和老婆断绝关?#20992;?#24180;,?#36824;?#20182;不在乎,他相信,总有?#36864;?#20215;?#20498;?#19968;致的人。

03

第三类:被命运打败

朱老板曾想过去死。

2009年,他站在山西太原国贸大酒店44层,只要起身打开窗户,一跃而下,一切就可以一了百了。

但想到自杀后家人要接受的各种?#19988;椋?#20182;?#29260;?#20102;。几个月后,一?#22812;?#20225;以近10亿元的价格收走了他的煤矿,他带着一大?#26159;?#20030;家迁到了北京。

在朱老板眼里,?#32422;?#26159;被一?#35762;?#36214;出了山西。他把?#32422;?#20851;在家里没日没夜的打游戏,?#28304;?#26469;扛过人生的巨变。

很多煤老板并没有朱老板那么?#20197;耍?#22312;这场变革大潮中,他们没有全身而退。

煤矿生意场上各种利益勾结,官商之间复杂的纠缠,天价数字的腐败,一旦失去了最后一层保护膜,就会显示出丑恶的面目。

2012年3月,“邢利斌7000万嫁女”的新闻扫荡各大媒体头条。事后,有传闻称,这其实是已经身负巨额债务的老邢精心策划的一场营销。

邢利斌曾被称为“中国最牛煤老板?#20445;?002年,他以8000万元的价格拿下柳?#20013;?#26080;煤矿,之后成立山西联盛集团。2011年,45岁的邢利斌曾以44.8亿身价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有名。

然而,那场婚礼成了“最后的辉煌?#34180;?013年底,联盛集团爆发巨额债务危机,随着山西反腐深入,邢利斌的政商关?#20302;?#20840;面?#28010;?014年3月,他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,联盛宣布破产。

还有一位,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新版《红楼梦》的投资者——丁书苗丁大姐。

丁大姐是一位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妇女,?#36824;?#22905;搞人情世故的能力可谓一流。她跟着一位煤车司机学会了买车运煤卖车皮牟取暴利,为了走通这条路,丁大姐可劲儿巴结当时主管铁路的领导刘志军,给人洗?#36335;?#34972;子、甚至内裤......领导最后被感动了,丁大姐从此被罩着,背靠大树?#36152;?#20937;,赚?#38376;?#28385;钵满。

后来刘志军落马,丁大姐也被卷了进来。2014年12月16日,因行贿罪和非法经营罪,她被北京市二中?#21495;?#26377;期?#21483;?0年,罚金25亿元,创下个人罚金最高记录。

金饭碗最终还是变成了牢饭碗。

04

结语

“煤老板”一直是一个毁于?#20255;?#30340;词,有人羡慕他们的巨额财富,但更多人则是轻蔑这巨额财富下,肮脏的交易,行业里不光彩的种种。

人生如黄粱一梦,煤老板曾是命运的宠儿,但寒冬之后,再无春天。他们曾走过同一条路,又在人生岔路口做出了不同的选择,最终走向不同的终点。

这群身上带有特殊时代烙印的人,退出了时代舞台,他们的往事,也?#36824;?#26159;中国浩浩汤汤发展进程中的一粒沙尘。

这个群体的是与非,终将化为历史书上的一段文字,留与后人评说。

本文授权转载自快刀财经(ID:kuaidaocaijing)。

(下载iPhone或Android应用“经理人分享?#20445;?#19968;个只为职业精英人群提供优质知识服务的分享平台。不做单纯的资讯推送,致力于成为你的私人?#24378;狻#?/p>

作者:DC金克丝
来源:快刀财经(ID:kuaidaocaijing)